橘子猫

永远向着阳光与梦想之地前进!决不后退!决不后退!决不后退!

1

王耀沉默地听着,嘴唇抿得很紧,白皙的手上泛着不正常的淡青。阶下穿着宫装的人笔直地站着,双腿微微颤抖。

“非去不可?”王耀想不明白,这种丢人现眼的丑事,以爱/新/觉/罗的脾气,这种事情绝不会让自己见到。他们一家人都是一样德性,满脑子都是“唯我独尊”的想法。


“是。”阶下的人都快趴地上了。长时间的站立让腿酸疼,偏偏还不能动。即使是这样,他也不敢有丝毫的怨言。若真请不动老祖宗,自己的小命恐怕也难保。


皇家,不需要任何一张可能会漏风的嘴,更不需要没用的狗。


这样想着,一滴冷汗,轻轻掉在地上。


阶下的人跪下,额头结结实实地叩在地面上,发出闷响,在空旷的大殿里盘旋,是某种奇特的声音。


“告诉他,我会去的。”来自巨大屏风后的声音是夹杂着死气的平稳与沉静。阶下的人喜不自禁,又狠狠地嗑了几个响头:“谢老祖宗开恩!谢老祖宗开恩!”


衣袖轻拂了拂,那人几乎是匍匋着出去的。王耀下了软榻,走下台阶。可是没走多远,就倒在地上。殿门已被紧紧关着,光线透过有些老旧的窗纸挣扎着射向地面,看起来昏暗而令人难过。他躺在地上,感受着心脏剧烈的疼痛与四肢不祥的冰凉。


他一向不喜欢这座精致的囚笼。


可他从不曾如此庆幸这座宏伟大殿的孤独。


广袖无力地覆在雕龙刻凤的地面,他撑起身体,深吸一口气。来自身体上的疼痛警告着什么,可是幸好还不算严重。他站直身体,用力推开大门,阳光让雪白的袍子多了几分刺眼。


袍子上没有花色,没有刺绣,没有暗纹。这样的衣装,竟像是在祭奠谁了。


苍冷刺眼的白,他以为这样的悲色只会用三年。

而他却足足披了109年。


评论

热度(3)